满秋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26集

发布日期:2019-01-13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小丫

  满满给自己的自行车给卖了,找大顺给自己家装了一台电磨。晚上满秋回来,看到电磨跑去问满满。

  吃饭的时候,志刚跟小梅说他准备跟陈姐搞运输,帮陈姐压车,走的这几天让隔壁的刘奶奶照顾下。满秋问儿子为什么不把卖自行车的事告诉她一声,满满的一番话让满秋听得心里暖暖的。

  第二天早上,满满就准备去上学,满秋追出去说给他买了双鞋让他看看,满满推辞着说脚上的鞋还没有穿破呢,等到穿破了再穿新鞋。

  高师傅找向东,给他食堂安排新的工人。满秋的身体越来越差找到乔玲,让她给看看。原来高师傅给向东食堂的安排的新工人是猴子。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满秋正好遇到了隋莉。高师傅安排的事情都办妥了,乃文颇为满意。

  隋莉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了满秋,这个消息隋莉并没有告诉乃文,还说这个孩子她不想要了。满秋也劝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隋莉跟她说起了当年办企业贷款的事。

  小梅放学回家后,刘奶奶叫她到自己家去吃饭,跟她说她父亲过几天就回来了。

  满满在学校转悠着,听同学们说起学校食堂豆腐的事,还说母亲的坏话。满满听不下去,便跟同学动起了手。满秋来给学校送豆腐看着围了一群人,一看原来是满满跟同学在打架。看到母亲又来给学校送豆腐,满满的火更大,将母亲车上的豆腐全部弄坏了,还将那个钢哨给摔在地上。

  立本跟奋斗一起吃着饭,最近局里比较忙,在生活上可能有些照顾不到,奋斗也能理解父亲的难处,说起那天跟满满一起去偷东西的事奋斗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并答应父亲以后在中专好好学习。小梅每天都去等父亲的电话,可是父亲在外面跑长途的也没个准的。

  乃文买了些菜回去想做给隋莉吃,可是隋莉并不在家,电话也打不通。小梅终于等来了父亲的电话,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平安的消息,小梅心里暖暖。

  乃文找不到隋莉便跑到隋书记那里是否见到隋莉,可是隋莉也没有在她父亲那里。

  看着满满整天愁眉苦脸的,班里的女同学开导着,听完同学的话后,满满的心里好多了。志刚给送货的老板,正好遇到了吴媚以前的合作伙伴。

  晚上立本喝得晕晕的来到满秋的家里,跟儿子聊完天后,心里十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了。立本将满秋拥入怀中,正好满满这时回来看到了这一幕。

  志刚跟那个生意伙伴聊着天,提起吴媚的事,那个老板也感到挺可惜的,老板还提议让志刚搞个物流公司。

  隋莉一个在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乃文这边也到处寻找着她,就连公司的事,也暂时搁下了。

  满秋到医院问起乔玲是否见到隋莉,隋莉也没有见到她,满秋还跑到人流手术室里找过她。

  看着大海隋莉有了想打掉孩子的想法。小梅跟满满说着彼此家里的情况,那时候的家还有家的感觉。

  梁局特地带人来到学校考查马立本的作风问题,庞主任也跟梁局讲了情况。满秋终于见到隋莉,隋莉一心想打掉这个孩子,她不想让孩子成为第二个满满。满秋再三请求隋莉再给乃文一次机会。(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九十年代的郭村跟中国其它大多数的农村没有什么区别。

  志刚的妈妈和妻子满秋在院子里包着饺子,志刚的儿子郭满围着桌子转来转去嚷嚷着肚子饿要吃东西,奶奶让他先吃点花生垫着。小小的郭满完全没有父亲的概念,志刚的妈妈也叨着这四年来志刚每次回来把钱一丢就到城里。

  志刚在城里跟一个叫吴媚的女人又有了另外一个家庭,还有了一个小女儿。趁这次回去给母亲大寿顺便回去看看。走的时候,吴媚还特地交待志刚回去之后把他们的事情跟满秋说清楚。

  志刚的弟弟乃文看着母亲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而屋子里还摆了许多的饺子,开着玩笑说母亲奢侈;母亲告诉乃文这些饺子都是为志刚准备的。乃文满腹不满的,哥哥志刚一年回不到一次,全家人还这样对他,乃文为嫂子抱不平。

  晚上乃文一个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生闷气,嫂子满秋给他送来一些吃的东西,乃文也看不惯哥哥做的事,为嫂子抱不平。

  志刚从城里回来错过了班车,只好暂时在城里的饭店吃饭。

  眼看志刚就要回来了,知道志刚喜欢吃豆腐,满秋还在为他磨着豆腐。

  吃饭的时候志刚跟店里的老板聊起了自己的事情,诉说着自己的心事,难得遇到这么一个有共同语言的人,志刚喝个伶仃大醉。

  奶奶跟满秋聊着这些年家里的事情。志刚喝个不醒人事还是店老板把他送回来的!

  晚上奶奶把郭满抱着自己的房间里,让满秋跟志刚能够安安心心的睡上一觉,躺在床上的志刚迷迷糊糊的还念着吴媚的名字。

  一大早志刚就醒了,满秋想跟志刚亲热却被志刚以没有心情拒绝了,让满秋的心里像泼了凉水一样。在满秋的一再追问下,志刚提出了跟满秋离婚的要求。让满秋一下子无法接受。

  一家人难得在一起吃饭,志刚现在混的好了,希望能够给母亲办一起轰轰烈烈的寿宴。郭满的奶奶想在办寿那天弄个相机照个相。

  乃文跟班里的隋莉借了一个相机,看的出来隋莉对乃文有意思。这次回来志刚给家里的人都带了一些东西,志刚的妈妈别提有多高兴。

  知道志刚回来,村里的人都来看看,吵着要跟志刚好好的喝一喝。乃文带着隋莉一起出去拍照,隋书记也挺看好乃文这孩子。志刚又跟村里的人喝个不醒人事的,看着志刚现在的样子妈妈也问起满秋:志刚心里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满秋却瞒着母亲说什么都没有发现,志刚嘴里一直念着吴媚的名字,听得眼泪直在满秋眼里打转。

  一大清早,志刚就不停的劈着柴,满秋也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流着泪。(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乃文借来相机给大家照了一张全家福,照相的时候志刚却挣脱了满秋挽着的手,让满秋心里总好像搁着什么似的。

  看着女儿整天吵着要见爸爸,吴媚准备带着女儿回到郭村找志刚去。

  回来这么几天了志刚也开始为妈妈操办着酒席。满秋追着志刚想问个清楚,为什么志刚要跟她离婚。在满秋眼里伺候妈,把小满照顾长大,送乃文上大学就是好日子;可是志刚却不这么想,他的欲望越来越大,城里的人生活才是他更想要的生活。但是这些在满秋看来当初志刚出外时所说的一切都是谎话。满秋眼里充满了泪水,话再怎么说都已经拉不回了志刚的心啦!无论满秋再怎么劝说,志刚是铁定心要跟满秋离婚。 志刚又跟村里的人喝上了,妈跑过来冲散了饭桌。妈把志刚还有满秋一起叫过来

  教训着志刚回来这些日子的不是!在妈的一再追问下,志刚保持沉默。妈让满秋先出去,自己向志刚问个清楚。对于志刚的回答,母亲的心都凉了,直拿东西打志刚,可是这一切都没有什么用啦。至于这婚在志刚看来是必须要离的。

  满秋收拾着东西准备去妈的房间里睡,志刚也来阻止,母亲干脆给志刚跪下,希望他能够改变主意。

  母亲因为志刚的事,栽倒在地上,乃文也来关心道。母亲把志刚关进了小屋里,希望他能够好好的反省一下。

  看着关在屋子里的志刚,小满跑了过来。志刚说出城里的一些好处想把小满带到城里,可是当听到不会带满秋一起去的时候,小满拒绝啦!

  隋莉跟乃文说起了他哥志刚的事,可是乃文却一点都不知道。隋莉跟他说起了整个事情,原来他哥这次回来是跟嫂子离婚的!听到这些乃文气冲冲的跑回去找哥对质,甚至打了哥哥几拳。可是听到哥哥的一番话,乃文也没有办法,在志刚眼里城里的那种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他的生活不仅需要端水端饭,更需要一个像吴媚那样的女人。明天就要举办寿宴了,可是妈却仍然关着志刚。

  晚上乃文找到哥哥志刚说起他跟嫂子的婚事,在乃文眼里他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但是他却知道满秋一针一线做的鞋垫代表着什么!看着那些鞋垫志刚心里想到了什么!

  村里的人都来郭家给母亲祝寿,满院子的人好不热闹。吴媚也来到了郭村。还在村子外面的时候,志刚就借个理由拦住了吴媚,吴媚一心想去村子找志刚要个说法。院子里忙得不可开交,可是志刚却不在,满秋也感到疑惑。跑来出来,正好看到志刚跟吴媚在一起拉拉扯扯的,这下她的心更凉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院子里坐满了村里的人,大家伙嚷嚷着让志刚出来;这时满秋回来了,说完几句心里话,代替志刚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母亲看着满秋那个喝法就知道,有什么事发生啦。这时过来个小女孩,将一包东西递给志刚的母亲,说志刚跟一个女人一起走了;听到这些母亲心里伤透了心,打开那包东西一看里面全是钱。母亲将乃文拉进屋里告诉他哥的事情。现在全村的人都在院子里,母亲只好暂时将这件事情咽在心里。

  母亲陪大家喝了一杯又一杯,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晚上满秋清理着桌子,乃文也过来帮忙。满秋眼里充满了泪水,她不明白志刚为什么不要她了;乃文也安慰着她,这时母亲过来把满秋叫到屋子里,母亲觉得他们郭家对不起满秋,她将不再认志刚这个儿子啦。满秋走后,母亲一个人在屋子里泣不成声的!

  第二天,隋莉告诉乃文关于报考志愿的事,报考军校的条文已经下来了,隋莉担心乃文的腿,乃文小的时候腿被烫伤过。听到这些后,乃文就一个人出去了,看着自己的腿,乃文只能恨自己。

  回来后乃文告诉母亲他想改变志愿,听到这些母亲心里也挺自责的!满秋将满屋子的床单被罩什么的,全部都洗了一遍,然后就留下一个字条告诉母亲:她带着郭满去找志刚啦!

  满秋带着小满找到了志刚的湘媚菜馆,可是志刚还没有上班。乃文不放心嫂子一个人去城里,于是便决定去找嫂子。知道乃文要去城里,隋莉也来送送他,看着乃文远去背影,隋莉真想跟他一起去天涯海角。

  满秋带着小满在菜馆外都等了一整天了,可是还是没有见到志刚的身影。晚上乃文找到了嫂子,吴媚翻看志刚以前的相册,认出了满秋,便以去重庆进货为理由让志刚暂时出外。

  乃文也帮忙去找志刚,可是仍然没有找到志刚,吴媚也吩咐后厨做几个菜招待满秋母子俩。饭桌上吴媚再三为难满秋,两人为争夺志刚据理力争,可是满秋哪是身为老板的吴媚的对手啊,吴媚还让她看了她和志刚的小女儿,当看到这些满秋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拉着小满就走了。

  满秋回到旅馆收拾东西准备回郭村,现在她彻底明白志刚曾经说过的那句话:郭村再大也成不了大城市,大城市才更是志刚向往的地方。乃文摸着小满的头,发现他发烧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没几天志刚就出差回来了,吴媚和几人在一起打麻将,志刚给她打电话她却骗他说在幼儿园的。

  小满发高烧,可是满秋却没有钱给他看病,无奈之下乃文找到志刚,说起他跟嫂子的事。志刚他也有自己的难处这么多年来,每当回到家里他都没脸跟满秋提出离婚的事。志刚他这么做无非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像乃文通过上学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样,吴媚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过他,现在他是他回报的时候。乃文告诉他小满发烧住院了,听到这志刚便立刻去了医院。

  看到志刚来了满秋心里也释然了,看到志刚还好,满秋就准备回郭村去,在志刚的挽留下满秋、乃文暂时先在这里暂时住下了。

  晚上志刚借去店里看看为由想去看看满秋,可是吴媚一眼便看出了他的想法,她也向志刚摊牌了,说她见过满秋母子俩,让他明天带着满秋他们好好的玩玩,顺便在店里吃顿饭。志刚连夜赶到满秋住的地方,满秋单独把志刚叫出来,问起了他跟吴媚之间的事情,明天她就决定带着小满回郭村去。面对满秋的平静,志刚更希望她能够打自己两拳泄泄气,可是满秋并没有这么做还答应了他明天去他店里吃饭的请求。

  回来后乃文很不明白,嫂子的决定,她不明白嫂子为什么能够就这样原谅志刚,在满秋看来这一切都是命,就像小时候外婆说的没有回头路的路,现在志刚就踏上了那条路,有时候谁也说不定就走上了那条路。

  第二天志刚带着满秋、乃文还有小满一起来到店里吃饭,吃饭的时候,遇到的一些事让整个场面显得分处的尴尬,在别人眼里吴媚仿佛才更像志刚的妻子,而满秋还有乃文就只能以志刚的老乡自称了,这仿佛在打志刚的脸。满秋借志刚去应酬的空,饭都没有吃,就离开了饭店。回来后看到满桌子的饭菜都没有动,志刚心里总觉欠满秋些什么 。

  一路上小满一直吵着肚子饿,满秋便带着他来到一家小饭馆,在这里吃饭仿佛才更适合他们。

  回到郭村已经几天了,母亲特地为满秋做了一只鸡,现在在母亲眼里他们郭家欠满秋太多了,母亲准备带着乃文离开这里,把家里的一切都留给满秋,仿佛这可以减少内心的自责一样。为了满秋以后的生活,母亲劝满秋再续一段婚姻。可是满秋却不这么想,为了小满,只要志刚不提离婚的事,她就不再提离婚的事,这让母亲脸上堆满了笑容。

  晚上母亲把满秋叫到屋子里,将自己一直带在身边的金镏子送给满秋。希望她能够原谅志刚所做的一切。(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到别的小孩子都有爸爸抱,小满多希望妈妈能够抱自己,可是满秋两手都拿着东西,看着小满不依不饶的,满秋只好买个钢哨哄哄他,就在满秋买东西的空,小满跟以前送志刚回来的马主任的儿子打起了架,一看是马主任两人相互客套几句便离开了。

  隋莉跟乃文刚考完试出来,满秋就给乃文送来了母亲熬制的绿豆汤。晚上志刚、吴媚、小梅一起看电视;眼看小梅就要上学了,吴媚催着志刚赽办迁户口的事,志刚一再推辞,吴媚又催着志刚跟满秋离婚,这让志刚感到了为难。

  第二天,母亲打电话给志刚被吴媚给接了,母亲一句话没说吴媚就挂了她的电话,最后还是大顺子帮忙母亲才跟志刚说上话,母亲二话不说骂了志刚一通,让志刚也非常生气;母亲将电话挂了,志刚将气发在吴媚身上。

  母亲告诉满秋她跟志刚打电话的事,现在母亲还在志刚的事而发愁,满秋还在盼着志刚能够回来,可是想想当年志刚一个人出外面打工,历经辛苦现在他终于过上了他想要的生活,满秋不想再去打扰他,可是母亲坚持让志刚回来。

  志刚跟吴媚商量着回老家的事,吴媚嘴上答应了,心里也不是很痛快。夜已深了,满秋还在做着针线活,母亲告诉满秋志刚过两天就要回来了,这让满秋本以平静的心又起了波澜。就在志刚准备回去安排店里的事的时候,吴媚打电话说脚扭伤了。志刚只好暂时不走了。

  听到志刚不回去的消息,母亲非常的生气更放也了如果志刚这次不回去的话就不认他这个儿子的消息;这让志刚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母亲无力的摊坐在院子里,就连陪孙子玩的心情都没有。隋莉送来了乃文高考的成绩,乃文考了个全校第一让满秋倍感欣慰。

  看到成绩单,乃文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上军校才是他真正的愿望,他独自一个在院子里喝闷酒。嫂子也过来开导着他,听完嫂子的话后,乃文的心这才安下来。

  邮递员送来了汇款单让乃文感到莫明其妙,原来这些钱是吴媚寄过来的,可是乃文并没有接受。眼看乃文就要开学了,母亲将家里的两头猪都卖了。

  吃饭的时候,看着母亲为自己的学费把猪卖掉,乃文感到有点后悔,他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母亲,只跟嫂子提了一下。

  吴媚将满秋写给志刚的信人拆了,看完信后吴媚立刻让下属给志刚订了一张回郭村的车票。

  志刚回来,看完满秋给他写的信,还有离婚协议书,志刚并没有高兴起来。

  志刚一下车就见到了满秋,满秋不想让母亲乃文知道这件事,带着志刚直接去了乡政府。

  看着曾经在这里登记结婚的地方,让志刚想起了过去的事。对于离婚后,孩子跟满秋,志刚也答应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听到乃文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母亲别提有多高兴啦!听到母亲说嫂子去了城里,乃文便跑到城里去找嫂子去了。

  满秋、志刚来到乡政府,草草的就把离婚的手续给办了,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顺子。

  婚已经离了,志刚提出了想再见儿子一面被满秋拒绝了。儿子现在还小,满秋不想让儿子记得有他这么一个爹。最后满秋提出了吃散伙饭的提议。乃文到处寻找着嫂子,最后顺子告诉乃文:他在乡政府见到了满秋跟志刚,还说了他们离婚的事,乃文又跑到乡政府这才确认了,乃文失落的坐在学校里,隋莉让他赶快拿通知书,可是乃文却一点也不关心。

  满秋跟志刚来到了志刚曾经喝醉过那家的餐厅,看到满秋满满三杯酒下肚,志刚有点犹豫了。这时马主任也来喝酒了,看到志刚夫妻俩不在家里,来这里吃饭便知道有什么事情。

  志刚跟满秋说对不起,可是对不起有什么用呢!志刚给满秋二万块钱可是满秋并没有接受,在满秋看来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志刚跟满秋说起了他跟吴媚之间的事情,当初看着吴媚一个人撑着那么大一摊子挺不容易的就帮她,皘后来就慢慢的产生了感情。想起当初满秋跟志刚刚认识的时候 ,仿佛就在昨天一样,听完满秋的话,志刚感到有点后悔。当初满秋一直不明白,志刚为什么会离开自己,自从见到吴媚后,他才明白志刚是要不回来啦。酒已经喝完一瓶,志刚又叫了一瓶满满一杯白酒一饮而尽,将所有的过去全都喝进肚子,过去的所有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啦。

  看着志刚喝酒的那个猛劲,店老板也担心会出什么事,最后被马主任给拦了下来。最后志刚喝得不醒人事,马主任帮忙把他送到了旅馆里。

  乃文还是一个人呆坐在学校里,时间已经不早了,隋莉也催他赽回家,最后还跟他表白了,可是乃文却无动于衷,只是沉默。

  看着躺在床上的志刚,满秋又忍不住哭了起来。最后只是只是默默的离开了。

  晚上店老板开车送满秋回家,路上店老板佩服着满秋的魄力,最后满秋决定在店老板的店里打工。

  嫂子回来后,乃文也跟着回来了。乃文问起离婚的事,满秋只是敷衍过去。

  吴媚打麻将一夜未归,志刚担心店里的问题。听到志刚跟满秋离婚的消息,吴媚的心总算放下了。

  看着嫂子劈柴乃文过来帮忙,可是嫂子竖起不肯,满秋只是想将家里的活干完,然后去城里打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满秋决定去城里打工来补贴家用,家里的收成已经不能满足家里的花费,当她把这个想法告诉母亲后,母亲却表示反对;

  听说嫂子要去城里打工,乃文也不让她去,为了不让嫂子为难,乃文差点把自己的大学通知书给撕毁了,还好被嫂子及时给拦了下来,乃文一不小心说出了嫂子跟哥离婚的事,被母亲听到了,母亲当时就昏倒过去了。

  志刚跟吴媚的婚最终还是结了,当志刚给吴媚戴上婚戒的那一刻,他还不知道此刻他的母亲正在医院的急救室里。

  医生告诉满秋母亲抢救无效已经死亡了,乃文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跪在地上哭喊着。

  满秋跟乃文把母亲的葬礼简单的办了一下,乃文、满秋跪在母亲的坟前,满秋诉说来到家里郭家的这些年的日子;这时志刚也来了,他不明白母亲身体一直好好的为什么就这样的走了,志刚也跪在母亲的坟前泣不成声的。乃文让满秋一个人回去后,兄弟二人再次跟母亲道别。满秋走后两人撕打了起来,乃文将不再认他这个哥,满秋又跑了回来将兄弟二人拉扯开,听到母亲的死因后,志刚痛心疾首,自从母亲死后,乃文就认满秋作了自己的姐,满秋不再是他的嫂子了。

  乔玲一下班就来到马立本主任的家里照顾奋斗,向东不放心她一个人到马主任,忙跑到马主任家里把乔玲给拉了回去。 乃文就要上大学了,满秋一直送他到村外,直到看不见乃文的身影。

  向东又给马主任介绍保姆来了,可是却遭到了马主任的反对。

  自从从郭村回来,志刚整个人一句话也不说,看到志刚这样,吴媚心里也不好受。吴媚拿出自己的二十万私房钱想给母亲办丧事,可是志刚却没有接受。

  一大早乔玲就想去马主任家给他看孩子,被哥哥给拉了下来,向东又给马主任找了个保姆。满秋来到母亲的坟前告别后,就去了城里。向东给马主任找的卢阿姨很快被马主任的儿子给气走了。

  就在向东教训店里的工人的时候,满秋来了;乔玲了在后面跟着进来了,满秋不小心将脏水弄到了乔玲身上。向东看不惯妹妹整天往马主任家里跑教训着她。

  向东安排好满秋她们母子的住宿后,还给满秋介绍了一家幼儿园让小满上学,满秋颇为感激。

  马主任跟上级领导着正在商量着事情,儿子吵个不停,最后还是满秋帮忙把奋斗带到另一个房间让他在那看电视。

  马主任他们又是喝到很晚才走,走的时候连儿子都忘了叫。(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满秋来到房间,看到奋斗已经睡着了。叫醒马奋斗后,在他的带领下满秋来到了马主任的家里。醉的不醒人事的马主任把满秋当成了丽华,不过被满秋给挣脱了。

  第二天马主任醒来了,还以为昨晚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呢。

  在酒楼吃饭的时候,向东特地把满秋叫到自己一桌上,向东对满秋表现的非常客气,这时乔玲回来了;看到乔玲过来,满秋就立刻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上班的时候,向东让满秋下班的时候去了他办公室一趟,满秋来到向东的办公室,向东借送满秋衣服的幌子想占她的便宜,还好被过来给满秋道歉的马立本给拦了下来。马立本问起她今后有什么打算,这件事后满秋是不能再回酒楼了。

  马立本找到向东,教训他不该那样对待满秋,其实向东是喜欢满秋,只是他的方式有点过激而已,他喜欢满秋的善良,以前他身边从不缺女人,但是那些女人都是看上他的钱,而满秋则不一样,向东是真心喜欢满秋;看到马立本为满秋着急的样子,向东知道马立本也喜欢满秋,为了兄弟情谊向东发誓不再打满秋的主意。

  从酒楼里出来后,满秋到处去找工作,可是都没有找到。马立本带儿子来到饭店吃饭,儿子一直嚷嚷着不吃面条,可是马立本也没有办法,满秋最后只好来到保姆市场,恰巧碰到马立本也来招保姆,于是满秋便跟马主任来到了他的家里。

  满秋算是正式是马主任家里的保姆了。这天向东带着东西来到马主任家里向满秋道歉认错,那天是喝了点酒,再加上他是真心喜欢满秋,才会犯错的!

  满秋在家里带着两个孩子,马主任怕儿子又给满秋添麻烦还特地打电话问了问,哪知儿子跟小满还有满秋相处的很融洽,晚上马主任回来了,看到儿子吃饭吃的这么香,马主任别提有多高兴了。

  乃文想去看满秋,隋莉也想跟着一起去,乃文借个机会将隋莉给甩掉了。乃文来到向东的酒楼听说满秋已经不在这里干了,听了店里员工的话,乃文非常生气,看到向东就打了起来,最后两人还进了派出所,听到乃文进了派出所,满秋慌慌张张也来了派出所。最后还是马主任帮忙才将乃文放了出来。听说乃文进了派出所,隋莉也来到了。

  幼儿园放学了,马主任来接满满却没有接到,听到儿子被别人接走了,满秋像失了魂一样,到处寻找着满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满秋发了疯的到处寻找着小满,可是仍然没有找到,马主任也帮忙着找,当听说有一个跟满满一样大的孩子出了车祸,马主任的心都提到了嗓子里了,还好那个孩子不是小满。最后还是小满脖子上的哨声,才让满秋他们找到了小满,当看到小满的那一刻,所有担心都成多余的了。

  向东找到马主任两人在一起吃饭,向东又提到了马主任跟满秋的事,马主任极力跟向东解释着,自己确实只是为了孩子着想才找满秋做保姆的!

  乃文、隋莉就要走了,走的时候满秋还一再叮嘱乃文以后做事不要那么冲动。

  向东来到医院看头上的伤,正好是妹妹乔玲给他看病;向东也明确让妹妹死心,马主任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让她死了这条心,听到这些话乔玲明显有些失落。

  马主任找到高园长,商量着儿子上幼儿园的事,经历上次的事情后,马主任决定给小满再要一个名额,安排小满上幼儿园的事。

  乔玲来到马主任家里,正好见到奋斗在外面玩的,想带孩子一起去外面吃饭,可是奋斗更喜欢吃满秋做的饭一些.看到满秋带着孩子,乔玲有些知难而退的感觉。

  马立本刚来上班就被梁局叫到了办公室,问起了他的个人问题,梁局怕他因为他跟满秋的事被外人乱传影响不好。马主任解释到他只是为了孩子着想,才找满秋作保姆的。

  乔玲找到马主任说起了他跟满秋的事,自从第一次见面满秋不小心将脏水弄到了她身上,乔玲就对满秋没有什么好映像,在马主任面前说着满秋的坏话;听完马主任的话后,乔玲看来是真的误会满秋了。最后无趣的离开了。

  马主任回来告诉满秋,小满上幼儿园的事已经安排好了,满秋脸上再次露出了笑容。

  孩子们都去上学了,满秋在家闲的慌,想再找份工作,在马主任的介绍下满秋来到了他上班的机关做起了保洁员。这更遭到了梁局的质问,马主任这样更是他们戳穿他们的传言。

  下午上级要来检查,马主任就让满秋及时将会议室的卫生给打扫下;可就在满秋将要打扫会议室的卫生时,医院打来电话说小满受伤了,小满的伤是在幼儿园玩滑滑梯被马奋斗给推了下来摔伤的 。满秋就放下手中的活来到医院看小满,错过了打扫卫生的时间。

  上级领导按时过来检查看到脏乱的会议室,脸色立刻变了于是安排在小会议室开会。领导走后,梁局就把马主任狠批了一顿 。晚上回到家里马主任还在因为今天的事而生气,连给满秋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吃饭的时候满秋没有让小满一起出来吃,而是在房间里随便吃了一些。

  满秋找到了一家卖衣服的老板问起了房租的事,满秋想自己作生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满秋来到一家名叫陈姐快餐店前,看到老板的生意挺好的,便问了问老板一些生意的事。陈姐快餐店一盒五块,而对面的一家快餐店四块一份被是无人问津,只因这家老板做的饭菜不好吃;于是满秋又来到对面那家快餐店,寻思着想把店面给租下来,最后老板看满秋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就便宜将店给转让给了满秋。

  满秋把母亲留给她的金锭子给卖了,来交房租。

  乔玲来到马主任家给小满送药来了,那天满秋临走的时候忘了拿药,乔玲把整个事情跟马主任说了一下,马主任立刻来到幼儿园,老师说了整个事情,这才让马主任把两个孩子带回去。

  满秋回来看到马主任正在追着奋斗想要教训他,不过被满秋给拦了下来。满秋跟马主任商量着自己搬出去住的事,自己想要自己开一个店,马主任也只好答应了!

  满秋的店就正式开业了,小满秋也换了新的家,虽然这地方有点小。马主任路过这里看见满秋在装修着店,于是便过来帮忙,两人就这样产生了感情。

  才十点的时候满秋就把东西给摆了出来,对面的陈姐快餐的老板陈姐的一席话将满秋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中午吃饭的时候,对面的陈姐快餐生意红火,而自己的店无人问津,或把满秋给急坏了。好不容易过来一个客人,看着店里没人吃饭也走了!

  放学了满秋去接儿子回家,顺便叫马主任还有奋斗一起过来吃饭。看着店里的生意不如意,马主任也帮忙分析着原因,听完马主任的话后,满秋也觉得挺有道理的。

  第二天,满秋按马主任说的做,生意果然有了明显的好转,盒饭供不应求。直把对面的陈姐快餐店的生活给堵死了。

  晚上陈姐带着水果来到满秋的店里,诉说着生意上的事,希望把满秋的店给盘下来;满秋带个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哪肯轻意的让别人给盘下来。

  第二天,那个陈姐带人故意找满秋的事,说盒饭不干净;正好被向东看见了出手帮忙,不小心头又被打伤了。看着哥哥的头上伤,乔玲又训起了他。

  向东请满秋还有马主任一起过来吃饭,饭桌上向东开着马主任的玩笑,叫着满秋嫂子;乔玲也来了。看着整个场面,乔玲哪还有心情吃饭啊,一气之下就走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陈姐派人找满秋快餐店的麻烦,可是满秋的快餐店依如继往的好。

  这天来了一个建筑工地上的人说是是订两百份盒饭,本来那人说要五块钱一盒,然后再从里面抽五毛钱的回扣,可是满秋人太直,硬是没有听懂里面的意思,伙计高师傅还特意提醒她,她都没有明白。

  趁高师傅下班的时候,陈姐找到高师傅问了问刚才订饭的情况。第二天,陈姐在满秋之前给建筑工地送了两百份盒饭,看着这两百份盒饭,满秋不知该如何处理。马主任找了个借口帮忙把这些盒饭给送到了向东的酒楼里。

  吃着满秋做的盒饭,里面有满秋亲自腌着的传统酸菜,向东觉得味道非常不错。正巧这段时间有人在向东酒楼订了酒席,点名要跟酸菜有关的菜,马主任灵光一闪让向东可以跟满秋订菜。

  为了准备这酸菜,满秋一会都没有休息,甚至趴在菜缸前睡着了,看着马主任来了,满秋站起来过猛还差点昏了过去,满秋如此的辛苦,马主任也过来帮她的忙。

  上级领导又要过来检查了,这个领导有个喜好就是喜欢吃一口传统的酸菜,为了提倡节俭的风尚,梁局让马主任安排准备一些地道的酸菜迎接上级。

  高师傅端着酸菜跑到满秋面前告诉她,酸菜出了点问题。眼前答应别人的时间就要到了,满秋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向东又派人过来催着要菜,为了不耽误给向东送的菜,满秋四处寻找着哪里可以买到传统腌制的酸菜,可是一无所获。

  高师傅让满秋用速成的酸菜加上自己的手艺,代替传统酸菜,被满秋一口否定了。

  满秋正在为这件事发愁,晚上她来到马主任家想跟他说说心里话。第二天满秋来到向东的酒楼里,给向东道着谦,向东这次是真是生气了,订钱都已经收了,眼看婚宴就要举行了,别人点名要的酸菜却拿不出来。可把向东急坏了。马主任答应上级领导的事,也要黃了。

  最后高师傅想起了邻居每家都留有过冬吃的酸菜,于中满秋便连夜以八毛钱的高价收购了那些酸菜。

  满秋还好能够及时给向东送来酸菜,向东别提有多感激了,他命令伙计以后只准进满秋一家的酸菜。

  乃文打电话给满秋关心着店里的事情,隋莉跑过来告诉他,她父亲帮忙给他们俩在城里找了份工作,可是乃文却不想呆在省城里,他只想回去帮满秋。为了支持乃文,隋莉也决定跟乃文一起回去。

  房东王姐找到满秋说起了房子的事情,原来房子要拆迁。陈姐也搬了出来,看着曾经的店,陈姐伤心的流下了眼泪。(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乃文来到满秋这里,准备以后帮满秋一起打理店里的事情,可是对于乃文的这个决定,满秋并不是很满意。

  隋莉也回到了家里,爸爸催着她赶快去省城里去报到,可是她并不想去,只想跟乃文呆在一起。

  满秋带到乃文来到马主任的家里,他并不知道满秋的店已经因为旧城改造被拆了,听到这后乃文立刻想出去找个地方住。

  隋莉的母亲开导着爸爸希望爸爸能够同意隋莉跟乃文的事情,毕竟乃文是为了她的姐姐满秋才回到市里的!

  向东给妹妹介绍着男朋友,却被乔玲给气走了。在乔玲心里只有马主任一个人,她是不会再接受别的人了,最后还哭着跑开了。

  深夜乃文还没有回来,满秋一直担心着他;看着满秋没有睡,马立本也陪她聊着天。认识这么久了,有些话在马主任口中一直没有说出来,现在他终于说出口了:我喜欢你满秋。就在满秋将要答应的时候,乃文回来了;拉着满秋就往外跑。乃文在外面找到了住的地方,看到乃文找这么大的房子,原来以前满秋给他寄的钱,他都没有用都是存了起来。在乃文心里他们郭家欠满秋的,他这辈子都还不清。他也喜欢满秋,希望能给她幸福,可是满秋一直把他当作亲弟弟一样看待的,满秋借去接孩子为由跑了出去。

  乔玲醉醺醺的来到马立本的家里,质问着马主任是否喜欢自己,可是马立本一直把她当作妹妹一样看待;看着乔玲醉成这样,马立本就把她扶到卫生间里洗漱一下,这时满秋正好来了;听到他们在里面的对话就悄悄的离开了,一路哭着跑回来。

  回来后满秋跟乃文商量着办食品厂的事,可是她们没有资金,于是想到了到银行贷款的办法。第二天去了银行得到了否定的答案,她们什么都没有,银行不会轻意答应的!

  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向东来办事,满秋说明了情况,向东一口便答应帮满秋贷款的事。

  向东跟刘科长提到作担保人的事,可是刘科长也没有答应,刘科长还跟向东提议炒楼的事,向东决定把自己的酒楼给卖了到南方去炒楼。听到向东并没有贷到款,满秋再次的感到失落。

  乃文来到隋莉的家里,正好赶上他们家人正要吃饭;乃文跟隋莉的父亲说明了来意。

  几天没有见到满秋,马主任跑到向东那里问他有没有见到满秋,向东跟他说见到他们姐俩贷款的事。

  隋莉父亲答应帮忙贷款的事,但是有个条件:乃文必须得娶隋莉作媳妇。为了贷款的事,乃文一口便答应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孙厂长正在催着满秋交款的事,如果再不交钱他就把厂子转给别人,满秋一再恳求孙厂长再等几天;正好这时乃文带着贷款的文件来了。孙厂长这才答应把厂子转给满秋。

  满秋为贷款的事而疑惑着,乃文告诉她:是隋莉的爸爸帮忙他贷的款。

  满秋的厂子就这样成立了,高师傅也随之成了高主任,前来应聘的人排成了长队,陈姐也来了;看到满秋回来,陈姐无趣的准备离开,不过被满秋给拦了下来,满秋想拉陈姐到自己厂子里工作。过去陈姐曾拆过满秋的台,但是满秋一点都不记恨。

  听到满秋的厂子已经开业了,向东和马主任一起过来看看。几句祝贺的话后向东就离开了,马主任一直不明白,满秋为什么这样对自己。满秋带着马主任来到外面说起了那天乔玲去的事,看来她是误会马主任,听完马主任的解释,满秋这才放下心来。马主任将满秋拥入怀中,正好被路过的乃文看见了。

  乃文正在为今天的那事而情绪低落,隋莉过来了,给乃文拿来了亲手织的围巾。

  看到马主任跟满秋的事已经定了下来,向东也要离开这里准备南下去炒房,马主任劝也没有劝下来,走的时候还不记让马主任平时照顾下自己的妹妹乔玲。

  满秋的厂子生意日意红火起来,正在这关头被同行的佳美食品厂告商标侵权。满秋的厂子被迫停产了。

  乃文准许高主任正式贴出告示通知大家厂子暂时停产;满秋正为这件事发愁,马主任过来安慰着她。马主任建议满秋为了以后的企业应该学习一些法律常识。

  满秋因为厂子的事,整个人变得没精打彩的;看到满秋这个样子,乃文也为她着急。

  第二天厂子外面来了大批要工资的人,大家都催着让满秋快发工资,发到最后的时候满秋带的钱已经没有多少了,陈姐只要一块钱就当作了自己的工资。

  马主任带满秋出外面吃饭,再次安慰着她。乃文跑过来告诉满秋告她们的那个厂子愿意协商,满秋和乃文便匆匆忙忙的找到佳美食品厂的老总。

  佳美食品厂的老总咄咄逼人,先拿巨额赔款要挟她们,最后又想出收购满秋她们的厂子法子,乃文还为这件事差点跟他急了,为了厂子里工人的利益满秋决定转让厂子,但是有个条件必须收留她们厂子里的工人。

  马立本跟向东说明了厂子里的情况,原来那个佳美食品厂的老总向东认识。为了满秋向东和马立本决定去会会那那个食品厂的老总,希望能够帮满秋一把。

  看到厂子里的一事一物,满秋挺舍不得的了,可是也没有办法。乃文也在为卖了厂子后的事而发愁。

  向东约了食品厂老总宋老板,马立本也一起赴了宴;一听这宴是为了满秋厂子的事,宋老板调头就走,被马立本给拉了回来,马立本跟宋老板说明了下满秋的情况,希望宋老板能够让一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到马立本为了满秋这样跟宋老板喝酒,向东在一旁拦都没有拦下来。

  满秋开玩笑的跟小满再帮他找个新爸爸的事,一听到让马立本作自己的新爸爸,小满就直接不答应。乃文也劝说满秋现在小满还小,暂时将她跟马立本的事先放在一边。

  听完马立本跟宋老板分析了一下厂子的事,宋老板也觉得也挺有道理。可是这是到手的鸭子宋老板哪肯轻意放手啊,最后马立本直接想拿自己的积蓄给宋老板,希望她再考虑下不要收购满秋的厂子,宋老板一气之下直接离开了。

  志刚又跟吴媚生着闷气,现在吴媚经常打麻将整夜不回去,因为打牌的事甚至达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志刚连个“书”都不能说。

  满秋召集大家伙跟大家说了下厂子里现在的情况,希望大家以后还能够好好的在宋老板的指挥下干活。这正好被宋老板看见了。

  志刚的酒楼因为吴媚每天都将资金拿去打麻将,导致资金困难,最后店里拿不出菜来,客人都不来了。

  看了合同没有什么问题,宋老板便丢人签下了合同就,就在满秋准备签合同的时候,外面工人嚷嚷着不让满秋签合同。

  出来的时候大家伙将满秋围住,希望还能够跟着满秋继续干下去,哪怕是不要工资。满秋也想带着大家好好的干一场,可是合同已经签下来了。满秋转身就要离去,宋老板把她叫了回来,要回了合同将厂子重新还给了满秋,大家伙都为满秋感到高兴。

  已经一大早了,吴媚还赖在床上不起来,志刚为店里的事生着她的气,店里的钱都被吴媚拿去赌博了,输了那么多,就连女儿学钢琴的钱都还没有交上去,可是吴媚还一心想着能够将输的钱捞回来。

  满秋请马立本吃饭庆贺厂子重新要了回来,马立本趁着这个机会正式向满秋求婚,可是满秋并没有直接答应,而是跟他说了一些自己以前在农村里的事,她不能嫁给他,只因小满还小不能接受。可是马立本愿意为了满秋等下去,一直等到小满接受自己。

  吃过一次亏后,满秋懂得了商标的重要性,回去之后立刻把厂子商标给注册了,宋老板还有马立本也来参加了剪彩仪式。

  这天志刚回来后,看到别人正在拆他的店,原来吴媚输了把酒楼直接给抵押给了别人。

  志刚气冲冲的来到吴媚打麻将的地方,吴媚她们正玩的兴起,大把大把的钱直往上投。

  时间一晃几年过去,满秋的企业做的是风生水起的,小满也已经长大了。这天满秋来参加儿子开学典礼,看着主席台上的满秋,同学们都佩服小满的母亲。

  志刚的酒楼已经由原来的大酒楼变成了小餐馆,可是吴媚仍然死不悔改,还一心想着赌博的事,志刚也拿她没有办法。

  放学了,小满不回家而是带着大家去游戏城,把学业的事抛在了脑后,同学怂恿着让小满去电脑城买电脑;满秋正在跟生意伙计谈生意上的事,错过给小满买电脑的时间,就把小满气坏了。乃文也在旁边安慰着说道明天再给他买。

  餐馆里正在营着业,吴媚接一个电话就出去,又跟别人打牌去了。 为了满足儿子的心愿,满秋打给马立本连夜给儿子订了电脑。(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到儿子的成绩,马立本无语了;儿子还狡辩着比满满的成绩要好,当儿子拿出满满的成绩单后给马立本看后,马立本若有所思的,满秋整天忙得见不着人影也难怪。

  就在小梅买计算器的时候,自行车被偷了,小梅还在为明天上学的事而发着愁,这时吴媚回来了,拿着一叠钱欣然让女儿去买辆电动的,看着这些钱志刚不得不怀疑起那些钱的来头。

  电脑连夜给送了过来,看着电脑满满给满秋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志刚跟吴媚翻着旧帐,由当初是一个豪华大酒店到现在的街边小地摊,这一切都归吴媚所赐。

  向东因为妹妹的事还在埋怨着立本,当初乔玲结婚的时候,就是因为那个人长得跟马立本一样才答应的,因为自己让乔玲变成这样马立本也觉得过意不去,满秋当初的一句话就让马立本等了这么多年,马立本还想着等到满满上了大学,他们俩就结婚的事,可是满满的成绩要是等到何年何月才能考上大学啊!立本决定去找满秋好好的商量一下。

  同事送来喜帖让乔玲过去吃饭,可是想想自己的事情乔玲哪还有心情去赴宴啊,同事也开着她的玩笑让她早点为自己的终生大事考虑。

  立本找到满秋想跟她谈谈满满学习的事,可是满秋根本就抽不时间来。

  吴媚回来后又跟志刚商量着出差,去西部搞什么资本运营,幻想着一夜爆富。

  放学了满满还没有回家,跟同学在KTV里唱着歌,还骗满秋说是在上夜自习的!马立本担心着满满的学习情况,劝满秋对满满多用点心,可是公司实在是太忙了,根本就抽不出时间来。深夜隋莉还打电话给满秋商量着公司账目的事。

  看着女儿小梅弹着钢琴,志刚陷入一片深思中,吴媚走了这么多天,一个信都没有可把志刚给急坏了。吴媚此次回来带来了酒楼的转让合同,就在志刚为合同的事而纳闷时,警察进来了以金融诈骗罪逮捕吴媚,志刚、小梅追了出去,志刚还被车给撞到。

  隋莉找到满秋说到自己生日的事,眼看都已经三十二了。当初满秋这么大的时候,小满已经上四年级了,听到隋莉的话后,满秋明白了隋莉的意思,隋莉想让满秋帮帮他们的忙,于是满秋便决定让乃文单独给隋莉过个生日。

  志刚趟在医院的病床上,双脚绑着绑带,小梅担心母亲的安全, 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满秋打电话给乃文让她给隋莉单独过个生日,隋莉别提有多高兴了。乃文应付完饭局后,醉醉的来到隋莉的家里,隋莉已经在家精心的布置了一下。

  满秋找到满满谈起了他学习上的事,满满还不服气的说又是马立本告的密。已经很晚了公司里的人又打来电话,满秋只好连夜回公司去。

  今天是隋莉的生日,而乃文却一点都不记得,隋莉回忆着以前上学时候的事,感慨着爱情的不易,其实爱一个人是幸福的,可是真是很累。听完隋莉的话后,乃文明白她的意思,便决定跟她结婚。

  奋斗的一话刺激了马立本,的确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可是他跟满秋的事却还没有定下来。

  听到乃文将要跟隋莉结婚的事,满秋别提有多高兴了,对于办婚宴的事,乃文表现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

  志刚来看望吴媚,为了给吴媚还债,志刚把家里的房子都给卖了,准备带着女儿回农村老家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了远离以前的那个家,志刚带着女儿小梅来到另一个地方上学了。

  满秋带着隋莉到婚庆公司试穿着婚纱,看着穿上婚纱的隋莉,满秋脸上堆满了笑容。

  志刚带小梅来到新的校园,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小梅少跟同学说家里的情况,恰巧小梅转到的班级跟马奋斗、满满同班。

  乃文挽着隋莉的手最终还是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志刚送完小梅回来正好路过惰莉与乃文举办婚宴的酒店,于是便进去了!看着乃文跟隋莉结婚了,满秋的心愿也实现了,满秋将母亲曾经留给的金戒指给隋莉戴上。志刚在台下看的眼睛湿润了,悄悄的转身离去了。

  满秋在乃文的婚宴上喝得醉熏熏的,立本扶着她听她说着心里话。满秋终于答应嫁给立本了,立本藏在心底十年的那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早上起床隋莉起来的早,看着还躺在床上的乃文,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幸福。

  吃饭的时候学校餐厅里挤满了人,满满请小梅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奋斗开着小梅的玩笑看是同姓郭说是自家呢!放学回去的时候,满满一心想送小梅回家,可是小梅更想跟奋斗一起骑自行车回家!

  满满回家后嚷嚷问满秋要自行车,满秋心疼儿子什么都答应他。刚买完的自行车,满满根本不怎么会骑,还摔了一跤。

  第二天下课了老师宣布说市里要举行钢琴比赛,郭小梅在成了班里唯一一个参加比赛的同学!可是小梅根本就没有钢琴,于是满满便让小梅到自己家里练钢琴。

  回到家里满满就跟满秋提出要钢琴的要求,满秋便欣然答应了!现在满满是要什么,满秋都给他买。

  吃饭的时候奋斗跟立本说出了想买个钢琴的想法,可是立本根本哪会轻意答应给他买啊!

  满秋还没有进门就听到屋子里传出钢琴的声音,原来是小梅在陪满满练琴的!看着时间不早了,小梅就回家了,满满想要送她回去,不过被小梅给拒绝了,走在回家的路上小满被一群无业小青年给缠住了。被满满和奋斗看见了,为了救小梅满满便跟一个叫孙猴的小青年去了,最后还跟他们交上了朋友。

  立本跟满秋一起吃着饭,提到了乔向东,向东去南方炒楼炒黄了!为了帮助向东,满秋便将工厂的食堂承包给了向东。

  放学的时候孙猴约满满一起去喝酒,把小梅也一起叫上了。饭桌了那帮青年开着满满跟小梅的玩笑,最后把小梅给气走了。

  满满跟几个青年喝的醉薰薰的,出来的时候跟一个路人撞上了,借着酒劲满满他们几个人便把路人给打了,志刚看见上前去劝架,还把志刚给打了。看着满满的长相,志刚仿佛想到了什么!

  向东正式承包了满秋工厂的食堂,就在满秋跟向东开着玩笑,警察打来电话说满满跟别人打架了。满秋跑来又是赔钱又是道嫌的,这才平息下来。

  回来后满秋一直劝着满满,可是满满根本就听不进去。放学了满满又邀小梅去自己家里弹钢琴,满秋开车来接满满回家,看见满秋,小梅又放弃了去他们家练钢琴的想法。(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满秋出于好奇开车一直跟小梅来到了小梅的家里,满秋远远的便看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志刚。

  满秋回来后正重的劝说满满:以后少跟小梅在一起!可是满满根本就不明白满秋的良苦用心,还吩咐以后不让小梅来家里练琴。

  这天提早放学了,满满又带小梅去家里练琴,马奋斗也一起跟去了。满秋现在整天都恍恍惚惚的,做什么事都不能安下以来,还让乃文把家里买没多久的钢琴就给拉走了。

  回来看到钢琴不在了,满满跟母亲发着火。他根本就不明白母亲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小梅回到家里跟父亲志刚说了今天去满秋家里练琴的事,一听到是去满秋的家里,志刚也让小梅以后不要去那里练琴了。

  满秋约马立本出来跟他说了满满跟小梅的事,如果满满跟小梅早恋的话,那可是他的亲妹妹啊!马立本也决定找庞主任把小梅跟满满调开,满也催着立本跟自己结婚的事。

  志刚在路边给别人补着鞋,女儿小梅在一旁看着书,父女俩相互关心着对方。乃文来到了志刚的补鞋摊前,兄弟两人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乃文约个没有人的地方,想好好的跟志刚谈谈。志刚怎么也没有想不到乃文他们已经离开了离村,更没有想到满秋会奋的这么发达。乃文讥讽着志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想起当年在郭村的点点滴滴,志刚发着感慨;想当年母亲一心想着兄弟俩能够考上大学。说着乃文还小的时候,志刚一直充当父亲去给乃文开家长会,想到这些志刚就痛苦的流下眼泪。这么多的想不到,可是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失去了这么多,志刚不想再失去女儿。走的时候,乃文给志刚递过去一些钱,可是志刚并没有接受。

  满满已经两天没有来上课了,老师直接打电话给满秋问起满满的事,可是满秋一直很忙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家,打电话给满满手机也关机。打电话给家里的小张,小张说满满已经两天没有回家睡觉了。于是便又打电话给立本,立本放学后带着奋斗一起去他办公室。

  志刚也一再不让小梅去满秋家里弹钢琴,听小梅说满满已经两天没有来上课了,志刚也显得有些着急。

  立本带着奋斗来到满秋的办公室,听奋斗说满满整天跟外面的混混在一块,可把满秋急坏了。满秋一直把满满的手机,可是他的手机一直关机。就在这时满秋的电话响了,说让满秋准备八十万现金。

  志刚来到学校找到庞主任问起满满的事,可是庞主任怎么知道满满去哪里了呢!

  满秋急的在家里转来转去的,立本劝满秋去报警;可是满秋怕绑匪撕票,根本不敢报警。

  志刚回到家里还在担心着满满的安全,奋斗跑来告诉志刚说满满被绑架了,志刚连忙跑去报了警。

  夜晚绑匪打来电话让满秋去送钱, 警察带着志刚开车跟在满秋的后面。满秋来到一处无人建筑工地上。几个绑匪将满秋团团围住,让满秋把钱交出来。这时警察冲了过来将绑匪全部抓住,揭开头套一看,就是满满本人,满秋当时就昏了过去。

  满秋醒来心情非常激动,立本他们在尽量让他的心情平静下来。现在这个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听向东一说,满满这所以这样做全部是为了他和母亲满秋,满满怕满秋跟立本结婚以后,钱都成了马立本的,原来这件事都怪立本啊。

  夜晚满秋看着满满小时候的照片独自一人哭泣着,那个钢哨更是勾起了她的往事。

  这时小张告诉满秋志刚来了,看到志刚满秋也觉得很诧异,志刚找满秋想跟她说说满满的事,志刚想把满满带走,一听志刚这样说,满秋立刻激动起来,连商量的机会都不给志刚。当初志刚发过誓不会再见小满一面,可是为了小满的成长,特别是男孩子应该在磨砺中成长那样子才能真正的长大成人。可是满秋无论如何也不肯让志刚把小满带走。志刚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小满的成长想把他带走,但是满秋的意愿已经不会改变了。

  乃文把小满带回来了,看来儿子没有事,满秋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来了,满秋口口声声的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换来的却一句“不顺眼”。为了能够给小满一个完整的家,满秋这才跟马立本结婚的,可是满满根本不能理解这中的苦衷。小满勉强跟母亲说了一句对不起便上楼了,留下满秋呆在那里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放学了奋斗拉着满满准备去打羽毛球,满秋又过来接小满,奋斗只好跟小梅去了。

  快要中考了满秋买了大量的辅导学习资料让小满做。现在集团里资金出现了点问题,生产部已经没有资金周转了,财务上必须有满秋跟乃文两个人的签字才能批下来,打电话给满秋,可是满秋为了小满的学习根本就空不出时间来公司。

  乃文只好把文件带到家里让满秋签字。可是满秋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过问这些事情。

  梁局长安排立本去出差,可是立本根本没有心思去出差。满秋因为绑架案的事情,情绪变得很不稳定,立本担心她会出什么事,这才推脱出差的事。

  乃文回来让满秋去参加董事会的会议,可是满秋把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小满的身上,乃文也因为这件事跟她发脾气。

  各个部门的经理都在满秋来参加会议,已经等得不奈烦了,为了公司的利益,乃文提出免除满秋在公司里的一切权力,各个部门的经理也举手表示同意。

  满秋离开了自已的办公室,现在乃文成了公司的董事长。向东下来关心同事的伙食,听同事们说公司的董事长已经换人了,由郭乃文来执掌公司。马上又要转手卖给升合公司了。

  看着公司的折价如此的低,满秋也表示怀疑,公司里其它的股东要求满秋赔偿,满秋就是把所有的股权赔出去都不够。

  公司卖给了升合,而这个升合公司的老总就是郭乃文。这天满秋清理着家里的东西,准备带满满离开,这里房子也赔给了郭乃文,小满现在不相信直到别人来接手房子。

  私下里陈姐和向东也把气发在高师傅身上。乃文正式接手了公司,公司里一切运转正常。可是工人则出现了消极怠工的现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了整顿厂子里的不正之风,乃文亲自下车间去督促;还拿开除来威胁工人。

  陈姐不满乃文的做法,口口声声的駡着乃文,这正好被小满听见了,两人差点还打了起来。

  满秋收拾着家里的东西准备带着小满离开这里回到郭村老家去。

  隋莉找到乃文质问着乃文整个事情,她也不满乃文的做法,最后还摔门而去。

  向东在门外一直等到乃文下班,为他夺去满秋企业的事而发问着他。

  满秋带着儿子回到了郭村老家;立本出差回来了,还带了礼物给满秋,他并不知道满秋现在已经破产回郭村老家了。

  满秋带着小满来到村子口,看到村子里破败不堪挺失望的!小梅带着奋斗来到志刚的补上鞋摊前,说起

  满秋回到院子里,看到曾经的一草一木还是那样子,感觉挺熟悉的,满秋告诉村子里的人,此次回来就不打算再回去了,企业已经破产了。

  食堂里的伙计给向东反映着说工人抱怨着伙食的问题,向东只是想报复乃文对满秋的不义。

  回到村子里小满根本就吃不惯那些东西,口口声声的说那些是猪吃的东西。

  立本刚出差回来想找满秋,可是被高师傅给拦住了,立本并不知道现在满秋的企业已经被乃文给收购了。看到立本,乃文上去就是跟他介绍着厂子里的情况,而立本只关心满秋哪里去了。乃文趾高气扬的告诉立本,公司已经变成他的了。立本当时就跟乃文急了,乃文的一番话彻底是让立本对他另眼相看了。

  出门的时候立本正好遇到隋莉,立本跟她讲着理,可是隋莉也站在乃文那边,为乃文辩护着。

  隋莉见到乃文后,好话说尽让乃文等到满秋恢复了状态后,把企业还给她,可是乃文哪肯轻意的将若大的一个企业拱手让给别人呢!在隋莉眼里,乃文变得如此的陌生,陌生到连自己这个媳妇都不认识了。

  立本也跟向东说起了乃文跟满秋的事,立本还想去找满秋把整个事情问个清楚,可是满秋他们已经搬家了,乃文把她们母子俩逼的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夜里满秋还在打理着家里的内务,满屋的蚊子让小满根本睡不下去,抱怨着母亲不去找宾馆去住。

  一大早满秋就起来去担水,而小满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小满一夜未睡,告诉满秋他不想去上学了,只因客观条件离以前的生活有了太大的变化。

  立本开导着奋斗继续回学校读高一,可是奋斗死活不肯再去读书,还辩解着想去读中专,可是立本这次是真的发脾气了。

  开学了同学们都在排着队领校服,对于小满提出不想去上学的想法,满秋也答应了。这让小满感到很意外。

  别人的同学都有家长一同陪去报到,小梅也嚷嚷着让父亲陪自己一起去。一想到开学要交很多的钱,小梅就感到难过。

  小满不去上学了,便跟着母亲满秋一起干农家活。现在回到农村了,满秋只好种地,卖豆腐来维持家里的开支。(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同学们都去报道上学了,就差小梅跟满满了。满满没有去上学了,而是跟着满秋在家里干农活的,平时在家养尊处优够了的小满哪能受的了那些农活。

  老师就准备收摊了小梅还好及时赶到了,一听满满还没有来报道,志刚也感到纳闷。

  小满受不了那些重体力的农活,便来到医院找到乔玲给自己开张证明给满秋看,说是不能干重体力活。

  志刚跑到满秋的家里去找满秋,可是他不知道满秋已经不住在那里了,志刚恳请老师再等一等给小满一个机会。

  立本来到郭村跟满秋说着乃文夺取公司的事,立本为乃文所做的事感到愤怒,可是满秋却不这么想,公司现在越来越大就需要乃文这样年轻能干的人来领导公司,现在没有钱了,感觉挺好的,当初能给小满的只有钱,那些并不是孩子真正需要的。立本为满秋抱不平,立本想让满秋跟自己一起回城住自己那里,就连结婚的被面立本也买了回来。为了小满,满秋暂时不想跟立本结婚,现在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满秋不想在这个关心给家里再添麻烦。

  乔玲请小满吃饭,在农村的这段时间,可把小满给馋坏了。

  立本回到家里看到儿子喝了些酒躺在床上,自己也感到挺闹心的,儿子想上中专自己也答应了。一想到自己跟满秋的婚事,立本就纠结,看儿子没有反应,立本翻过一看,奋斗的嘴唇都白了,立本立刻送儿子到医院去。

  晚上满满回来看到母亲还在磨豆腐的,看着深夜母亲还在磨豆腐的,满满感到有些难过,问母亲家里是否还有钱。干农家活如此辛苦,满满又想去上学了,还在母亲面前夸下海口说要考个状元。

  给奋斗做了个检查,发现奋斗没有什么大碍,立本这才放下以心来,听乔玲说满满也来这里了,毕竟一下子由大城市搬到农村,就是大人也一下子难已接受。

  满秋去叫小满去吃饭,发现小满并不在家去上学了,脸上露出 了久违的笑容。

  同学都在军训就小满没有军训服,教官不让他入列,小满跟个电线干似的;小梅回去后跟志刚说了下小满在学校的情况,还说小满家发生了不小的变故。

  志刚正在补着鞋高师傅找到他,借步说话。奋斗还在医院里修养着,满满过来看望他,还给他带来了冰糖葫芦。满满跟奋斗说了家里的变故,奋斗一开始还不相信。

  高师傅开车带志刚来到一栋别墅前,说是以后他跟小梅都住这里了,还说从明天起到乃文的升合公司上班,可是志刚并没有立刻接受。

  志刚请乃文和隋莉去他家吃饭,一听到这个消息,隋莉的眼睛都睁的老大,志刚请自己去吃饭,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满秋还在磨着豆腐,小满告诉她说学校让交军训服装费,还说明天庞主任找她有事,让自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检讨。

  满秋推着豆腐车送小满去上学,路人找小满要烟抽,满秋知道儿子开始学会抽烟了, 为了儿子的身体健康,满秋劝阻着小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满秋推着豆腐车送小满去上学了,快到校门口了,小满一直让母亲快点走,生怕同学看见了。

  小满当着全校同学的面,朗读了自己的检讨,庞主任一直在旁边听着。

  乃文让高师傅给志刚在公司里安排了一份工作,再三叮嘱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跟志刚的关系。

  同学们都在军训着,小满没有军训服只好看着同学,庞主任给小满送来一套军训服,满满别提有多高兴。

  隋莉逛着超市,买了一瓶酒,准备去志刚家吃饭的时候喝。

  满秋代小满跟庞主任说着好话,还带来了自己做的豆腐,希望庞主任以后多照顾小满一些。

  隋莉来到志刚的补鞋摊前,说明自己的来意;看到隋莉志刚一眼便认出来了。放学的时候,小梅问起小满早上挑豆腐的阿姨是不是他的妈妈,小满还要经过考虑一番才回答小梅,小梅有点打心眼里看不起小满,然后跟他说了自己妈妈的情况,小满感到挺惭愧的。

  来到志刚的家里,志刚送给隋莉一双布鞋作为他的新婚礼物。回家的路上那些以猴子为首的无业青年,找小满一起去吃饭,被小满给拒绝了。

  正要吃饭的时候,志刚想起乃文小时候就喜欢吃豆腐,于是便出去买豆腐,正好看见满秋在志豆腐的,被城管催着要管理费,志刚便顺替满秋把管理费给交了。

  奋斗还在医院里修养,向东带着东西来看望乔玲,奋斗实在受不了医院里的消毒水味,于是便趁乔玲不在的时候人偷偷的溜走了。

  回去的时候,志刚想帮满秋推车,被小满看见了,便从志刚手中夺过车子,小满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落魄样,满秋开导着小满让他想开点,以前卖过盒饭现在志豆腐没有什么丢人的!可是小满并不这么想,他是个要强的孩子,发誓三年以后要考个清华北大给母亲增光。

  看着乔玲的那个饥饿样,又唠叨起她的生活来,毕竟身体是生活的本钱,近而扯出她的终身大事。

  奋斗从医院里出来,被猴子给遇到了,几句不合便打了起来。下班了乔玲来到立本家里想找个人一起吃饭。

  自从说过那些话后,小满便付出行动,把游戏机都给扔了,奋斗回到家里,立本看儿子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非常的心疼,奋斗也一幅些仇不报不君子的架势。

  志刚、乃文、隋莉一起在志刚家吃着饭,乃文故意挑起志刚的痛。乃文把以前满秋住的房子滕出来让志刚住,可是志刚并不想搬进去,只想让乃文把房子还给满秋,可是乃文一口否决了。

  立本送隋莉回去,走的时候隋莉还叮嘱立本以后要注意对奋斗的教育,小梅回来看到满桌的饭菜根本就没有怎么动,满脸的疑惑,志刚跟他说起到乃文公司上班的事。

  隋莉回来对乃文刚才的所做所为感到不满,毕竟那是他的哥哥。小满现在上课认真听讲,还记着笔记。志刚正式在公司里上班了,在办公室里打着下手。

  乃文吩咐着高师傅以后在公司里工作上给志刚一起关照。满秋在市场里卖着豆腐,生意不好做啊,正好有个食堂采购的人准备长期买满秋的豆腐。

  满满每天坐着别人的三轮车去上学,隋莉看到后非常吃惊。猴子又找满满去吃饭,被满满给拒绝了,猴子在心里暗暗的想要报复满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到满满每天坐别人的三轮上学了,于是隋莉便给满满买了一辆自行车,供他上学用。

  小梅在回家的路上,正好遇到猴子他们,问起满满怎么这段时间不跟他们在一起,还恐吓小梅说下个挨打的可能就是满满了。

  满满骑着自行车回家,快到家的时候,满满将自行车给藏了起来,怕被母亲发现了。

  看到母亲磨豆腐挺辛苦的,满满想帮满秋,满秋心产疼儿子,让她去作功课。

  第二天,一早小满就去上学了,满秋看见他从草丛中推出了一辆新自行车感到疑惑。

  猴子几个又在游戏厅里打游戏,其中一个先出来了,便奋斗给遇到了,上前便是一事出有顿猛打,为那天的事情报仇。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满在卖肉的摊位前转了转舍不得钱又离开了。到小梅的面前一起吃饭,看小梅菜这么丰盛,原来小梅的爸爸找到工作了。

  奋斗正在班里写作业,被猴子他们给叫了出来,说是要给那天奋斗偷袭他人的事做个总结,双方差点又打了起来,满满从中调解着。

  猴子带满满、奋斗来到台球室,想讨个说法,猴子当初因为满满的事情坐了牢,一点好处也没有得到,可是满满现在真的是穷的连十块钱都拿不出来,就连那自行车也是他小婶给他买的,他现在还没有让他妈妈满秋知道。猴子想拉满满下水,晚上又约他一起吃饭。

  志刚在菜市场里转悠,旁边的摊主告诉志刚:满秋的豆腐被别人给全包了,一早就全卖完了。

  满秋打电话给乃文问起自行车的事,乃文一点也不知道,便想起是不是隋莉给满满买的,于是便打电话给高师傅把隋莉的信用卡全部冻结了,搞得隋莉给满满买衣服时都刷不了卡,只能付现金。

  隋莉回家问乃文卡的事情,还以为是卡被消磁了。听乃文一说,原来卡是被乃文故意给停用的,只因隋莉给满满买了一辆山地自行车,乃文不想隋莉给满满买作任何东西。

  满满跟猴子他们喝酒一直喝到九点多,还没有回去的打算。隋莉看不下去,乃文做事情这么决。

  十一点了,猴子还拉着满满让他还去泡澡,奋斗拉都没有拉住。深夜,满秋还在磨豆腐等满满回来。

  早上满秋来到满满的房间,看到满满的房间仍然无人,满满一夜未归。立本也催着奋斗赶快起来去上学了,奋斗让立本帮忙圆慌说满满昨晚在他这里睡觉了。

  满满来到学校被庞主任给喊了过去,满秋推着车来到满满的学校送豆腐。听到食堂的伙计说怎么又做豆腐,满秋感觉挺尴尬的。

  隋莉带着许多的衣服回到老家,隋书记也感到纳闷。满秋找到立本说起满满一夜未归的事,还提起了学校每天采购满秋豆腐的事,婚事的事,满秋想等到满满考上大学时,再考虑这件事情。

  看到志刚在公司里干活挺辛苦的,高师傅想去帮忙,被乃文给拉了下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梁局找到立本就他的个人问题想谈谈,梁局说他收到了一封检举立本的检举信。眼看就快到退休了,梁局准备把位子让给立本,梁局不想在这个时候立本再捅出个什么娄子。

  志刚帮陈姐的运输公司拉到一个漂亮的单子,作为答谢陈姐给志刚一笔丰厚的奖金,可是志刚并没有多拿,听说志刚以前是个酒楼的经理,陈姐想将志刚办个公司。

  乃文一个人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看着曾经和隋莉的合影,乃文仿佛回到了那个青涩的年代。为了找隋莉,乃文什么办法都想出来了。看到隋莉回来,乃文热泪盈眶,将隋莉紧紧的拥入怀中。

  志刚带着文件去申请办公司,可是并没有通过。餐厅里不提供豆腐了,同学们都嚷嚷着饭都吃不下去了,满满也不清楚母亲这两天都在干什么的!

  立本来到满秋家里,问起怎么没有往学校送豆腐的事, 同学们吃不上豆腐,都在抗议的。满秋故意找着借口敷衍着,满秋主要是怕外面的人说嫌话,影响立本的仕途。身正不怕影子歪,如果满秋不去送豆腐正好验证了别人的说法。

  志刚跟女儿聊着天,说他准备开了物流公司,挣大把大把的钱,可是小梅并不那么想,以前就是因为家里有很多钱,吴媚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立本因为检举信的事而发愁,问儿子有什么好办法应付,奋斗的一番话让立本眼前一亮,他在学校当着众多同学的面,把事情给澄清。

  第二天,立本把梁局也叫到了学校,就着升旗仪式,立本站在主席台上慷慨发表着自己心里的想法,一番话说的同学们无不动容,就连庞主任在一旁也被感动了。满满在下面听的挺惭愧的,那封检举信就是满满写的!

  下来后庞主任就今天的演讲为他感到佩服,满满进来了承认那封信是自己写的,立本感到挺欣慰的,满满勇于承担责任说明他已经长大了!

  满秋一个人坐在游乐完里,吹着小时候给他买的那个钢哨,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满满以过这里正好听到了跑过来叫母亲一起回家,母子俩相拥在一起,儿子终于长大了,付出所有的一切终于有回报了。

  晚上满满一个劲的往满秋碗里夹肉,满秋推脱着说不爱吃肉,其实母亲不是不爱吃,而是想把最好的留给儿子吃。

  陈姐一直在找志刚最后在他的补鞋摊前找到他了,跟他说起办物流公司的事。 她决定把自己的钱借给志刚办物流公司。

  看着乔玲一直单身的,隋莉想把自己的同学介绍给乔玲,可是被乔玲给拒绝了。

  路上乃文也跟隋莉说起乔玲的事,都是痴情的人啊,马上就要高考了,乃文也关心起他的学习来。

  满满挑着山泉水回来给满秋喝,满秋的身体越来越差了,经常嗜睡。

  满秋带着儿子经过一家衣服店,看中一件风衣,满满打心里就想买回来送给母亲。

  志刚的物流公司有满秋集团的帮助,日益给火起来。满秋带着儿子来到高考补习班,,看着母亲胃不太舒服,满满想给她要一杯热水,回来的路上累的倒在了地上。

  知道母亲的胃不舒服,满满想到药店给她买点胃药。(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眼看就要高考了,满秋找到猴子,想让满满跟猴子画清界线,不要因为猴子耽误满满的高考。

  满满来到游戏机厅找猴子那些人玩,因为上次的事后,那些人对满满都不太搭理了。满满也感到郁闷。

  向东骂了高大猛,食堂里的伙计劝他以后要小心,还在背后议论着乃文夺满秋公司的事情。

  满满一个人坐路边,奋斗经过那里,满满跟奋斗倾诉着自己身份的变化,毕竟谁也不可能一下子接受由住在象牙塔变成了住小山村的这巨大的变化,经历了这么多,满满算是认清了这个社会。

  满满改装着家里的电线准备给家里安个电磨供母亲磨豆腐用,刚参加完月,母亲关心着这次月考的成绩。

  满满让奋斗给他准备了一些工具,商量着大干一场,经历过有钱人的日子,又尝过了穷人过的日子,让满满深刻感受到了社会人情的冷暖。

  小梅回家看到父亲穿着一身保安的制服,担心他的腿脚不适合干这个工作,为了打消小梅的担心,志刚跟她说他是值的是夜班,看着父亲远去蹒跚的身影,小梅心里酸酸的。

  满满跟奋斗分析了一下满秋公司里的结构分布,想从公司里捞点东西回来,听完满满心里的想法,奋斗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可是还是没有经的起满满的劝说。

  梁局找到立本跟他说起了局长人选的事,眼看自己就要退休了,梁局想提拔立本。

  乃文来到隋莉的家里,隋莉坐在屋子里一直不肯出来见他,母亲也劝她去见见乃文,毕竟她的肚子里有了乃文的孩子。母亲好话说尽,可是隋莉仍然不想去见乃文,她不想用肚子里的孩子来拴乃文,那也不是长久之计。

  隋书记在客厅里也给乃文作着思想工作,隋莉最后被母亲给拉了出来,两口子过日子,哪没有个摩擦啊。

  回来的路上,隋莉还在生着乃文的气,说他不应该对满秋那样子,满秋公司里满秋一手创办起来的,乃文跟他解释着,只是有些事情,隋莉不知道内幕。

  趁着星期天,立本想做几个菜犒劳一下奋斗,可是不管哪个菜都离不开豆腐,奋斗还开着玩笑说同学们现在都叫十一中为豆腐一中呢!奋斗也为满满抱不平,虽然乃文做的事在法律上说的过去,可是在人情上却说不过去。

  早上满满问母亲衣服在哪里,顺便还拿母亲跟立本叔之间的事开玩笑呢,现在对于他们之间的事,满满也默认了、

  满秋推着车去市里卖豆腐,路上正好遇到立本,立本想请满秋去自己家里吃饭,庆祝自己升职了。

  立本帮满秋一起卖着豆腐,满满定的时间点就要到了,奋斗也来了,等到天黑他们就动手。

  时间还早,立本就催着满秋回去。今天星期天,隋莉来到公司想找乃文好好的谈谈,可是乃文根本就没有时间。

  立本做了一桌的豆腐宴等着奋斗、满满回来吃。满满和奋斗偷偷的潜入满秋以前的办公室,在抽屉里满满看到了小时候拍的全家福,相处明显被别人给剪去一半。

  看着母亲曾经的办公室,满满挺佩服母亲的,这时志刚正好值班抓住了他们。(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满满、奋斗潜进办公室被志刚给抓住了,志刚一再追问着他们拿了什么,奋斗坚决说什么也没有拿,就在志刚准备让满满他们俩走的时候,乃文进来了,将他们正好抓个正着。

  乃文打电话把满秋和立本都叫来了,志刚替满满和奋斗说着好话,明明是潜入进来的,志刚还在他们说着慌,乃文一气之下将志刚这个月的工资全部没收了。乃文怀疑他们从这里偷拿了东西,为了证明给他们看,立本搜着奋斗的身上,什么也没有搜到,轮到搜满满了,满满将身上的钱扔给乃文,还将手中的照片重重的摔在地上。

  看着照片上小时候的满满,再看看现在满满,乃文非常的气愤,可是满满并不服气,还质问上母亲满秋照片那个被剪掉的那个人是不是自己父亲,说着话时志刚正站在一旁,今天的事情确实是满满的不对,满秋让满满给乃文道歉,可是满满死都不肯认错,哪怕是把自己扣留在这里。

  满秋在立本家里坐了在一夜,早上满秋决定去乃文那里把满满给接回来。

  满满在乃文的办公室里睡了一夜,早上志刚带来早饭,把他给叫醒了。在满满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没有爸爸而造成了,听得志刚很惭愧。

  志刚来到满秋集团的大厅,大伙都来为满秋撑腰,还有向东。

  满秋来到乃文办公室想带满满回去。

  奋斗也担心着满满的安全,一直站在满秋集团的外面,立本过来安慰着他,让他先回去。

  隋莉也来到乃文的办公室替满满说情,乃文一气之下把隋莉给吼了出去。满满站出来主动承担责任,乃文字字句句说的满满无地自容。满满表面上不服气,可是心里却也认了。高师傅在一旁,盛气凌人的,让志刚把满秋给轰出去。满满仍然不肯承认错误,乃文就让高师傅去报警,满秋弯腰给乃文道歉,满满看不惯母亲为别人弯腰,主动跟乃文认错,乃文这才让满秋母子从后门离去。志刚看不惯乃文的行为,主动提出辞职。

  回到家里,满满本以为满秋会对自己打骂,可是满秋并没有那么做。满满一直认为乃文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夺去了他们家的财产,很卑鄙,可是这一切满秋并没有怨言。在满秋看来满满现在的主可以任务主要是学习,那些歪门邪道得到的东西,她宁可不要。

  隋莉回来后干什么都冒冒失失的,还不小心把手给划破了。放学了,同学们都走了满满还在写着作业。

  隋莉住院需要缝针,可是她坚决要求不打麻药,这可把乃文给急坏了,平时隋莉就挺怕疼,现在又要求不打麻药,隋莉的父亲说是怕有副作用,两人争执起来,还扯出了当年贷款交易婚姻的事,这正好被隋莉给听见了。

  志刚辞职后,又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补鞋,因为了这件事小梅还不想理满满呢。

  陈姐去补鞋,一眼看出了志刚,两人聊起了从满秋集团出来后的事情。

  隋莉回来后,一纸离婚协议摆在乃文面前,可是乃文忙的连看的时间都没有。隋莉说起了当年贷款的事,这完全就是一笔交易。(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满秋的身体越来越不如从前了,乔玲也劝她定期到医院里来做检查。听乔玲说满秋住院了,立本立刻跑到医院里来看望她,满秋不想再呆在医院里,便跟立本一起出院了。

  看母亲挺辛苦的,满满跑到工地里找份工作,来分担家里的负担。

  吃饭的时候母子俩聊起志愿的事,满满想报北大,满秋怕他考不上,毕竟上北大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满秋劝说她报吉大。看满满耳朵根上全是灰,满秋还以为他又去跟别人打架了呢,满满瞒着她说是风吹的。

  快要高考了立本也替满满着急,儿子马奋斗也找到工作了,在一路顺风物流公司上班。

  志刚的物流公司在他的辛勤经营下日渐有了起色。陈姐也为她感到高兴。

  医院里的主治医师告诉乔玲让她马上回来。满满在工地上,辛苦赚来的钱,全部给母亲买了胃药。

  乔玲想把满秋的病告诉立本,可是看到立本满脸幸福的,为他跟满秋的婚姻做着打算,她也就没有告诉他。

  吃饭时满满将买来的药给母亲,骗她说是学校发奖学金的钱,满满告诉母亲他报了北大,满秋也为感到担忧,生怕儿子上不了大学。这时乔玲来到了满秋的家里,想跟满秋找个地方,单独跟她说说她病情的事;乔玲劝满秋尽快去医院里治疗,可是现在正是满满高考的关键时刻,她不想给儿子在心理上留下什么负担。乔玲还告诉她立本正在为婚事而忙活着。

  满满写作业睡的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满秋旁敲侧击的问着满满乔玲跟立本怎么样,满满还开玩笑说在她们结婚的时候,给她们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满秋来到医院里问大夫有什么治疗的办法,医院告诉她,她得的是胃癌还是晚期,作手术也来不及了,这如一个晴天霹雳,满秋出来后绝望的蹲在医院的大门口。

  满秋来到立本的家里,立本高高兴兴的告诉满秋婚姻的准备,看到立本为婚礼的准备,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辛酸,她怕她等不到立本来娶她。

  这天放学后满满还是照常的来到工地上,满秋一直跟他的后边来到工地。

  晚上回来的时候,满满买来了以前母亲看上的那件衣服。还骗她说是学校发的奖学金,满秋知道这些钱是怎么来的,她不想看儿子撒谎,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她需要的,一纸大学通知书才是她更想要的礼物。

  看着儿子去参加高考,满秋的心愿终于实现了。奋斗也正式成了志刚物流公司里的一员了。

  今天就要高考了,可是志刚却不能送小梅去参加高考,但是他们会默默的为她加油的!

  乔玲担忧满秋的病情,主任告诉她,目前满秋只能接受化疗。

  终于高考完了,志刚在开车在考场外面等着小梅,吴媚出狱了远远的看着父女俩。

  乔玲跟满秋说着她的病的治疗方案,满秋让乔玲不可以告诉别人,她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病情。乔玲为满秋感到难过。

  志刚回去在门外看到吴媚,还不相信自己眼睛;吴媚提前出狱了。现在他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就在志刚还沉浸在一家人团聚的喜悦中,吴媚提出了离婚的要求,志刚还以为他听错了呢,这时小梅回来了。

  终于高考完了,满秋炒了几个小菜,立本为奋斗和满满庆祝着。吴媚还想跟志刚提离婚的事,可是志刚根本就不同意,连提都不让吴媚提。吴媚找满秋想跟她谈谈,志刚打电话让小梅回来吃饭,回来时却见吴媚出去了,这件事情一直憋在志刚的心里,现在他终于告诉小梅,她不是她的亲生女儿。

  这么多年过去了,吴媚感觉挺对不起满秋的,满秋现在认清了爱情才是维系一个家庭重要的纽带,吴媚还道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小梅并不是她跟志刚的亲生女儿,而是她跟她前男朋友的女儿。将心里的秘密说出来后,吴媚顿时感觉轻松许多。看到志刚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爱情,还有了一个家,满秋的心下放下了,她一直都知道志刚并不是那种贪图大城市的富贵才跟吴媚结婚的!

  吴媚回来后看小梅一个人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志刚告诉吴媚:他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小梅。

  今天就要公布高考成绩了,同学们都去查成绩了,满满还继续在工地上工作着。立本打电话问起了满满的成绩,原来满满考上了北大。

  满秋正在院子里忙活着,立本带人敲锣打鼓的来到她的院子里,听立本说满满考上了北大,满秋跑回到屋子里喜极而泣。

  隋莉来到办公室里,看到乃文整理着这三年来满秋集团里里外外的帐;三年了终于熬过去,乃文如释重负,现在终于可以把公司完完整整的还给满秋了。

  院子里乡里乡亲都来庆祝满满考上大学了,当着大家伙的面,立本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走过这么多年,现在他体会到了爱情的味道,那些风花雪月的爱情只会出现了小说里,能够一起经历风雨最后还能够走到一起的那才是真正的爱情,他亲眼见证了满秋整个人生的辛酸与不易。就在立本向满秋求婚的时候,他万万没有想到满秋会拒绝。

  送走乡亲们后满满本来今天能够叫立本一声爸的,可是他也不明白满秋今天是怎么了。虽然满秋拒绝了,立本想她一定有自己的原因。

  满秋坐在屋子里,看着那枚婚姻戒指泪流满面。立本也一个人在家里喝着闷酒,奋斗过来陪着他喝。立本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满秋为什么连“我愿意”三个字都说不出口。奋斗开导着他,满秋肯定有自己原因。当初那么久他都等下来了,现在满秋终于看着儿子上大学了,对于自己的幸福她却拒绝了。

  就在立本喝的晕乎乎的时候,满秋打电话来了。第二天满秋穿着儿子给他买的衣服说是要到城里吃饭去。

  满满上大学了,志刚让乃文送去些钱,今天难得在一起吃饭乃文让志刚也一起去,可是志刚曾经答应过满秋不再见儿子一面。这些年来虽然乃文有些方面做的有些绝情,但是他还是帮着志刚的,志刚心里也明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对于乃文所做的一切志刚很看不过去,想当初满秋辛辛苦苦挣钱供乃文上大学,现在乃文却这样对她,当初自己志刚做了对不起满秋的事情,他不能看着乃文再这样对她。

  满秋来到医院找到乔玲想叫她一起去吃饭,满秋知道乔玲一直喜欢着立本,就主动的撮合着他们俩,走的时候还把那枚结婚戒指送给了乔玲,等到满秋走后乔玲拿着戒指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

  志刚、乃文兄弟俩难得在一起这样聊天,这么多年兄弟俩间的结终于解开了啦,对于乃文腿上的伤,志刚现在还觉得过意不去,可是乃文并没有放在心上。陈姐进来了她现在是公司里的副总了,原来陈姐所有的事情都是乃文在背地里悄悄地帮着志刚的。

  人都到齐了满秋就要准备上菜,乃文跟她汇报着这三年来的公司里的账目,在场的的有人都蒙了,被他们俩搞的糊里糊涂的。公司那边乃文走的时候让下属把办公室里的东西全都搬回了乃文以前的办公室里。

  今天这桌饭不是庆功宴而是谢恩宴,满满挨个给大家倒酒,自己先干为尽。

  满秋跟大家说个整个事情的经过,其实这一切的一切是满秋和乃文的一个约定也是一个计划,不为别的就为满满。当初满秋带着儿子到城里来打工,就是想让儿子能够过上安定的生活,可谁也没有想到生活虽然给了满满很大的满足,可是这却让满满变成了一个坏孩子。当她接到那一个八十万的诈骗后,她万万没有想到,儿子竟然变成 这样,那几天她苦苦的思索,终于明白是什么造成儿子这样了,这一切都钱造成的。只有抛掉现在的一切,变成以前的一无所有,把儿子拉到悬崖边逼着他去图强。其实在满秋心里儿子考不考大学,她并没看得那么重要,她只想让儿子变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于是便跟乃文演一曲苦肉计。隋莉还差点因为这事跟乃文离婚,听满秋说了整件事情的经过,隋莉这才相信她的乃文并没有变坏。过去那么久了,满秋希望乃文能够叫志刚一声“哥”。还道出志刚其实就是满满的亲生爸爸,可是满满一时并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满满始终开不了那个口叫志刚一声爸爸。

  现在满秋也不怪志刚了,当她看到在吴媚坐牢的那段时间,志刚还能够不离不弃的,她明白了志刚还是曾经的那个志刚。立本一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直到满秋走到他跟前来,他希望能够跟满秋分担所有的一切,如果有来世满秋一定会去找他,感谢他一直对自己的不离不弃,一杯酒下去后满秋昏倒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满秋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大家都围着她。看着躺在床上的满秋脸上没有一点的血色,就让人心疼。奋斗也抓了许多泥鳅希望给满秋补补身子。

  乔玲将戒指递给立本,那枚戒指最终还是戴在了满秋的手上。满秋将钢哨取下递给儿子,让儿子好好保管,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满秋只想回那个属于自己的郭村。

  满满一直背着母亲走在回郭村的路上,路不长可是满满想一直背着母亲走下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相关阅读

  • 默非品智,让健康生活变得更简单便捷

    默非品智,让健康生活变得更简单便捷

      杭州西湖畔,清河坊街,从历史走来,杭州古韵依旧盎然,古坊与自然,默非品智健康杭州礼品美学空间,匠心启幕!  默非品智致力于用现代的方式,呈现历久弥新的传统制造过程,崇尚缓慢却沉

    2019-01-17 17:42:17

  • 荨麻疹是怎么引起的,怎么治疗

    荨麻疹是怎么引起的,怎么治疗

      祖国医学认为,荨麻疹多由腠理不固,风邪侵袭,遏于肌肤而成;或因体质因素,不耐鱼虾荤腥等食物,导致胃肠积热,郁于肌表而可以治愈的,是由于血毒,血燥,血热,血毒是难以清除干净的原因在于

    2019-01-17 17:40:14

  • 年味渐浓 正官庄爱在你“参”边

    年味渐浓 正官庄爱在你“参”边

      春节,是中国人的重要节日之一。在春节到来之前,无论是客居他乡的游子,还是外地读书的学子,都想要回家和家人团圆。然而这样的陪伴,其实是远远不够的。  曾经有一组令人心痛的数据: 从我们

    2019-01-17 15:24:47

  • 你和名师之间,只差一个南京新纪元烹饪培训学校而已!

    你和名师之间,只差一个南京新纪元烹饪培训学校

      饕餮是我国古代传说的一种凶兽,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吃东西,而现在的人们将美食家称为老饕。饕餮盛宴则代指众多美食的汇集,从古至今,只有金陵或者说是南京的美食,才能称得上是饕餮盛宴

    2019-01-17 10:11:26

  • 弘扬太极文化,筑梦起航!—“仁道无极”平台为太极拳文化发展注入新活力

    弘扬太极文化,筑梦起航!—“仁道无极”平台为

      仁道无极平台正式起航,为太极拳文化发展注入新活力!  2019年1月13日,腊月初八,仁道无极文化平台起航仪式在北京瑞成大酒店隆重举行!  武当赵堡太极拳十二代传人,清华武协联合创办人

    2019-01-16 22:40:35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